一代廉吏隋藏珠(五)——气节高洁 两袖清风

  隋藏珠(1812-1866),原名藏朱,字松心,别号龙渊,清末道员,乐安县北隋村(今东营市东营区北隋村)人。道光十五年京试中乙未科进士第22名,留京任户部主事,期间曾到山西河底镇监督铸钱,经曾国藩赏识举荐到湘军任钱粮总监,后升任道员。同治四年(1865年),隋藏珠因父病故,以“丁忧”为由辞官回家,坚不复出。同治五年,隋藏珠病逝,寿54岁,追封“中宪大夫”。

  隋藏珠自幼读圣贤之书,读孔孟之道,忠君爱国合为一体。任职湘军时,他发现湘军名为抵御外侮,实为屠杀农民起义军,尤其是清政府利用汉人屠杀汉人的手段更为毒辣。在残酷的现实面前,他万念俱焚,忧愤至极,以“寻丁父忧,辞职。曾以军例留之,不可,力疾归,三起三辞”(《广饶县志》)。隋藏珠离去不归,曾国藩实难舍弃,故请藏珠回湘军的书信达二十余件,并命山东新任巡抚等省府要员多次车骑拜谒,但他终不复职。事后有人为他放弃这样的高官厚禄惋惜,他却说:“当今豺狼当世,奸臣当道,百姓罹倒悬之苦,我宁可躬身田亩,也不为官。”

  图片1.png

  回到家乡,众乡亲看到隋藏珠的行李是一个又一个的箱子,暗自揣测:隋大人这样的大官,一定带回来数不清的金银珠宝吧!有好事的乡亲拦住他要赏钱!隋藏珠见看热闹的乡亲越围越多,索性让车夫把所有行李卸在了大街上,当街打开一个个箱子,结果里面全是书。回到家,母亲悄悄问隋藏珠:“儿啊,你当了这几十年的官,就真的没有给孩子们积攒下一点金银财宝?”隋藏珠坦然地说:“孩子们长大成人,若是自己有本事,就用不着我为他们积攒金钱;孩子们若是一无是处,我给他们积攒金钱,不是更加害了他们吗?”隋藏珠将三个儿子叫到跟前,对他们说:“为父当官几十年,上为朝廷殚精竭虑,下为百姓鞠躬尽瘁,从来没有想着为子孙后代积攒金银。为父只有这一箱箱的书,这就是我给你们积攒的财宝。”他将自己的万卷藏书分给了三个儿子,教导他们“耕读传家”:耕田可以事稼穑,丰五谷,养家糊口,以立性命;读书可以知诗书,达礼仪,修身养性,以立高德。

  图片2.png

  无官一身轻。隋藏珠开始整理自己的书籍,以诗明志,潜心研读。他的书法造诣深厚,早年以楷书为主,略显拘谨,晚年属意行书,行云流水,率性洒脱。隋藏珠还与兄弟及族人修订了《隋氏祖训》。训曰:勿不孝,勿不悌。勿饰祚而欺族愚,勿挟术而纲族利。有忧必恤,有丧必赴,勿叔侄而赌博也,勿昆弟而争讼也,勿嫡庶而争产地。在外多年,隋藏珠早已积劳成疾。回到家乡后,沉疴宿疾陆续发作,病中的隋藏珠仍笔耕不辍,先后修订完成了《史屑》《铸错堂稿》《与石居诗文》《寒柏草堂课艺》《荣蒲书院课艺》等著述。他还把自己从求学到中举、中进士,后来在部曹、西使以及建昌府期间的感想、心得都写入了《建昌学治录》中。

  图片3.png

  同治五年(1866年)七月,一代廉吏隋藏珠病逝,享年五十四岁。朝廷鉴于隋藏珠品行高洁、清廉勤政,追赠他为“中宪大夫”。

  隋藏珠以他的为人正直、为官廉洁名垂青史,流芳百世。几百年过去了,隋藏珠的故事并没有消失在茫茫的历史长河中,反而像一颗耀眼的明珠,历久弥新,更加润泽璀璨,光耀人心!

(东营区纪委监委 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