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页 >清风东营 > 正文

“癌变”人生 ——东营市文联原党组书记、主席燕景广严重违纪违法案件警示录

浏览次数: 0      来源:东营市纪委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2019-06-11 11:25

  燕景广,男,1966年1月生,汉族,山东广饶人,硕士研究生文化。1988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5年7月参加工作。历任广饶县花官乡党委书记、人大主席,广饶县稻庄镇党委书记、人大主席,广饶县委常委、广饶县人民政府副县长(援疆任疏勒县委常委、副县长),东营市环境保护局党组副书记、调研员,2017年5月起任东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党组书记、主席。2018年11月26日,主动向东营市纪委市监委投案。2019年2月14日,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东营市纪委市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4月4日,燕景广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5月31日,东营市河口区人民法院一审开庭判决,燕景广犯受贿罪,鉴于燕景广主动投案并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系自首,可从轻处罚,判处燕景广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25万元。燕景广当庭表示服从判决,不上诉。

  “我违了法、犯了罪,愿意接受组织的任何处理。我向组织交代收企业钱的事,我利用职务便利收了某企业送来的……”2018年11月26日,时任东营市文联党组书记、主席的燕景广到市纪委市监委主动投案坦白问题。

  

东窗事发,他惶惶不可终日

  2017年10月,东营市纪委收到反映燕景广收受企业贿赂问题的举报,随即对有关问题线索进行初步核实。听到消息的燕景广虽然在人前表现的“镇定自若”,但实际上早已成了惊弓之鸟。在投案前的一年多时间里,燕景广无时无刻不在紧张地察看“形势”,他的内心极度焦虑,既心存侥幸,抱有幻想“自己的问题藏的很隐秘,组织不会发现”,又担心害怕“被判刑后,自己会死在监狱里”。惶恐、不安、矛盾的心理交织在一起,使燕景广精神高度紧张,整日心神不宁、提心吊胆,吃不下饭、睡不好觉,有时会在梦中突然惊醒,冷汗直冒。

  “那段时间真难熬啊,”回想起那段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日子,燕景广坦言:“听到外面的警报声,以为是组织来带自己,家中的门铃响,也害怕是组织到家里带走我。单位上给我打电话,总是心惊肉跳,甚至看到一个陌生电话号码,也以为是组织在找我。参加市里的会议,心里发慌,感觉到周围人们异样的目光,甚至害怕组织会在开会现场把我带走。每每观看警示教育片,就会想到这主角就是我自己。”

  

重要节点,他走错了人生的关键一步

  2008年6月,组织选派燕景广援疆远赴疏勒县任副县长。就在即将赴任前,某企业负责人张某某给燕景广送来了一张存有10万元的银行卡,说道:“听说你马上就要到新疆工作,那边条件比较艰苦,给你拿了点工作经费。”

  面对企业老板主动送上门的10万元,燕景广心中既兴奋又忐忑,理性和贪婪进行了激烈斗争,“拿了这是受贿、是犯罪”“这是给我的工作经费,只要不用到个人身上,就不算违法犯罪”“我马上就去新疆工作了,拿了也没人知道”……最终,金钱的诱惑战胜了内心的不安,战胜了对党纪国法的敬畏,在不断的“自我安慰”下,他“心安理得”地收下了这笔钱。

  钱虽然收下了,但燕景广依然非常谨慎,想等一段时间看看再说,这张卡一直放在家里的柜子里。直到两年之后的2010年,他感觉“没有人来查这件事,肯定不会出事”,才分两次将银行卡中的钱转到妻子的账户上,用作个人和家庭消费。

  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紧要处常常只有几步,走错一步,影响一生。这一次的失足,成为燕景广一步步走上以权谋私、权钱交易违法犯罪道路的起点。

  

身患癌症,他思想也得了“不治之症”

  援疆工作期间,燕景广先后查出患有甲状腺癌、直肠癌、胆囊炎等疾病,并多次住院治疗,还做了三次大手术。疾病带给燕景广的不光是身体上的疼痛,还有心理上的折磨和思想上的蜕变。燕景广在忏悔录中写道:“接连几场大病,我的思想发生很大变化,认为自己身体不行了,组织也不会重用我了,就不想在提拔上费心思了,想弄点钱为自己和老婆、孩子以后的生活早做准备,留条后路。”思想上的蜕变是最危险的蜕变,思想上的滑坡是最危险的滑坡。身体上的重大变故,彻底击垮了燕景广的思想防线,对金钱的贪婪像癌细胞一样迅速扩散。

  无数案例表明,一个人贪欲的闸门一旦打开,就像决堤的洪水一发而不可收拾,燕景广也不例外。手术完成后不久,燕景广就开始了他“高效”的要钱之旅:2010年5月,燕景广还在手术后康复期,就迫不及待地找到他曾经大力扶持过的一个企业,以处理援疆期间个人费用为由,索要了10万元;仅仅过了四个月,他又打着同样的幌子,向曾经工作过的乡镇索要了10万元……经查,燕景广在援疆工作期间,打着处理援疆工作经费、购买玉石处理关系等幌子,先后向有关企业和部门单位“协调”钱财达60万元。

  

欲壑难填,他再也收不住手了

  援疆工作结束后,燕景广先后被组织任命为市环保局党组成员、党组副书记等职务,特别是在主持市环保局工作期间,他真切体会到了权力带来的“好处”——企业要想上项目,必须做环评,项目环评这一关过不了,后面什么手续都办不了。可以说,环保局手握企业项目能否上、什么时间上的“生杀大权”。作为市环保局能主事的领导,燕景广自然成为众多企业关注的焦点。此时,他把手中的权力运用到了极致,最大限度地“勾兑”变现。

  刚开始,燕景广伸手要钱还能以“借”为名,找个理由遮掩一下。2013年,燕景广个人装修房屋,他想起自己曾经多次帮助某企业集团办理环评手续。于是,他找到该集团副总闫某某想“借”10万元钱用于装修。过了一段时间,燕景广看闫某某还没有给钱,就打电话暗示他:“要是感觉很为难的话就算了。”闫某某听出来其中的味道,抓紧时间奉上10万元现金。闫某某后来说:“我知道燕景广借这个钱肯定不会还给我,但他是环保局的领导,我公司经营医药化工,离不开市环保局的支持。为了与他维持良好的关系,希望他能为公司发展提供帮助,我不好拒绝。”

  “最近我有些费用不好处理,你给帮忙解决10万元钱的费用吧。”……燕景广给一个化工企业打电话。

  “好的,好的,我马上给你送过去。”……

  钱,来的如此容易,燕景广要钱也就胆子越来越大、方式越来越露骨,甚至一个电话就能要到巨额资金。

  燕景广跟这个企业要钱,对方为什么给的这么痛快?

  据燕景广交代:“在研究市级环保专项资金分配时,我替他说了话,帮他们顺利拿到300万元;在办理项目环评手续时,我帮他们向相关科室打过招呼,要求加快办理速度。”

  该企业负责人刘某某说:“他是环保局的领导,我们企业主营业务是石油化工,属于环保局的监管对象,他开口要钱,我不敢不给。”

  这些本应都是职责范围内的工作,却都成为燕景广向企业张口要钱的“筹码”。

  后来,燕景广跟企业要钱的借口更是五花八门。2016年,他以“学习书法费用”的名义向某企业索要6万元;2017年,以“买衣服”为由向某企业索要4万元……

  钱到了手里,再“吐”出去可是难上加难。2017年4月,某企业新上项目因环评手续一直办不下来而无法投产,这可愁坏了企业负责人李某某。为了加快手续办理,李某某托关系找到燕景广,直接送给他一根重达1斤的金条。

  当时,中央环保督察要求非常严格,在多次询问责任部室负责人,并明确知道该项目违反有关规定,不能办理环评手续的情况下,燕景广仍然把金条据为己有,稳稳地锁在家里的保险柜里,根本没有想退回去。事情没有办成,还拿了人家的金条,尽管感觉“很不合适”,但他更明白“环评手续就是办不下来,李某某也不会跟自己要回去”。

  直到2018年11月,时隔一年半以后,在得知组织已开始对他进行调查以后,燕景广为掩盖犯罪事实,才找了个理由,很不情愿地把金条还给了李某某。就如同他说的那样:“要是想还,我早就还了。”

  当在留置室里回忆起自己一次次伸手向企业大肆索要钱财时,燕景广留下了悔恨的泪水,他痛心疾首道,“我以疯狂的手段,演出了人生一幕幕的丑剧,毁了自己的一生,辜负了组织的培养教育,辜负了养育我的双亲,伤害了我的妻子、儿子和家人,更给企业和社会带来了严重损失和影响……”

  

迷途知返,他做出了正确的抉择

  对腐败分子来说,前方已是穷途末路,认清形势、尽早回头,怀着对党的忠诚、对党纪国法的敬畏之心,主动向组织说明问题,才是唯一正确的出路!

  由于实在忍受不了整天恐慌不安、担惊受怕的煎熬,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燕景广最终选择了向纪检监察机关主动投案,如实供述违法犯罪行为,积极配合调查,真诚悔罪悔过。他悔过道:“我真诚地向组织悔罪认错,自愿做警示教育的反面典型警醒他人……主动交代自己的所有问题,认真改正自己的错误,请组织给我一次宽恕的机会,我一定痛改前非,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在彻底交代问题后,他如释重负地说:“向组织交代问题后,心里踏实多了,感觉压力也小了,吃饭也多了,睡觉也香了,身体和以前相比也好了很多。”

  鉴于燕景广有主动投案、坦白交代的情节,东营市纪委市监委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相关规定,在向检察机关移送审查起诉的同时,提出对燕景广从宽处罚的建议。

  主动投案,如实向组织说明问题,是腐败分子唯一正确的选择,是迷途知返实现自我救赎的唯一途径。心存侥幸,一再逃避与抵抗只会让自己罪责加深,只有主动投案,彻底向组织交代问题,才能争取从宽处理。我们党一贯坚持惩前毖后,突出治病救人,鼓励有问题的党员干部主动找组织说清楚,鼓励回到相信组织、依靠组织、主动交代的正确道路上来。只要对党忠诚,还想继续为党工作、为人民服务,并真心实意认错悔错改错,组织就依纪依规有情有义、依纪依法宽严相济,就给政策、给机会、给出路。党的十九大以来,在反腐败高压态势下,全国共有2.7万名党员干部主动交代了违纪违法问题,5000余名党员干部主动投案,他们选择了唯一正确的出路。腐败分子主动投案,已经成为反腐败工作的一个新特点。相信在强大的高压震慑和政策感召下,会有越来越多的“燕景广”主动向组织投案“治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