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页 >清风东营 > 正文

【以案说纪】莫把昔日光环当做任性用权的资本
——利津县汀罗镇政府原科员、毛坨村党支部原书记张玉亭违纪违法案件剖析

浏览次数: 0      来源:清风利津     发布时间:2019-05-06 15:54

  张玉亭,男,汉族,1965年5月生,中专文化,1997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95年8月任利津县汀罗镇毛坨村村委会主任,1998年12月至2018年1月任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2018年1月起任村党支部书记。2009年考取国家公务员,任利津县汀罗镇政府科员。2018年6月21日,张玉亭因职务侵占罪被利津县公安局采取取保候审强制措施。2018年12月25日,张玉亭因违纪违法被利津县纪委县监委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经利津县人民法院、东营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以职务侵占罪判处张玉亭有期徒刑1年,缓刑1年。

  

迷失自我,不珍惜组织的信任和培养

  

   张玉亭出生在利津县汀罗镇毛坨村,该村地理位置偏僻、土地盐碱贫瘠,直到上世纪90年代还是一个贫穷落后的薄弱村。年轻时,张玉亭常年在外打工闯荡,所闻所见所识都远远高于其他村民,1995年,村民们看他有见识、有眼光、有闯劲,选举他做了村主任,1998年底担任村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成为这个偏远贫穷村的当家人、带头人。

   上任伊始,张玉亭从修路着手改变村庄面貌,为了节约资金,他跑上跑下多方协调求援、动员村民出工出力,几天几夜没有休息,以至在工地路边倒地就睡,村民有事找他商量,好几个人连喊带叫他都浑然不知。与修路同步进行的是村庄规划,为了确保老村新改工程顺利推进,经村民集体商议,约法三章:“谁不按照村里的既定规划办事,坚决无条件拆除”。张玉亭的二哥张玉辉不按村庄规划,自己在村西选了一块宅基地准备建房。张玉亭得到消息后立即找到二哥“兴师问罪”,要求把建房材料拉走、把已建好的坚决拆除,张玉辉虽然按照他的说法做了,但是从此与这个当村支书的弟弟结了怨,三年时间没有搭理他。

   为彻底改变毛坨村贫困、落后的局面,张玉亭先后带领群众搞荒碱地开发、种植特色作物、引进农业科研项目,通过几年的不懈努力,毛坨村乡村经济搞得越发红火,农民实现了致富增收,村容村貌变得整洁划一,特色产业逐步兴起。一时间,张玉亭成为家喻户晓的明星村干部,其先进事迹被广泛传颂,“优秀共产党员” “市劳动模范”“十大杰出农民”“利津县人民奖章”等各类表彰和荣誉也接踵而至。

   在各种光环的映照下,张玉亭开始自我膨胀,作风越来越霸道,一些制度和规定成了摆设。“他在村里工作时间长、资历老,后来就开始居功自傲,久而久之,越来越膨胀,说一不二,谁的话也听不进去了,村里的事情基本是他一人说了算”。面对着日渐脱离群众的张玉亭,一些村民这样评价。在张玉亭一手遮天的治理下,毛坨村积累了大量矛盾,群众质疑不断、上访不断,与此同时,张玉亭违纪违法问题也渐渐浮出水面。

  

任性用权,走向肆意妄为终自毁的道路

  

   一个个表彰和荣誉体现了组织和群众对张玉亭工作成绩的认可和信任,理应成为鞭策他继续努力干好工作的动力。然而,他却没有把头顶上的一个个荣誉光环当做激励他强化自我约束、履职尽责的动力,反而成了他志得意满、自我膨胀的资本,思想上放松了、自我要求松懈了,利用手中的权力,对组织的监督置若罔闻,终而走上一条自我毁灭之路。

   2012年4月,利津县油区办因油井生产需要,委托毛坨村村委会负责所辖区域内2口油井的安全看护、日常养护、井场维护、关系协调等日常管理工作,并按照每月每口油井2000元的标准向村委会支付单井看护费。当年,县油区办将在毛坨村新开采的一口新油井一并委托毛坨村村委会管理。自此,县油区办每月向毛坨村村委会支付单井看护费6000元。

   因当时毛坨村没有银行公户,县油区办先是将看井费转到张玉亭个人账户,后来又改为直接发放现金。就是这样一个小小的制度漏洞,就让张玉亭和时任记账员罗廷山等三人钻了空子,他们按每月每口油井500元标准支付相关工资费用,剩余款项三人瓜分,累计贪占16.8万元。当时决定私分这笔钱款时,张玉亭有过犹豫。他心里清楚,私分这笔钱款的行为会违反党的纪律,却又不甘心放弃“到嘴边的肥肉”,在其他村干部均表示同意后,张玉亭便“半推半就”地同意了。

   私分钱款后,张玉亭等三人抱着侥幸心理,认为只要大家都绝口不提此事,便不会查到自己头上。殊不知“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最终还是作茧自缚、自食其果。2018年1月,张玉亭不再兼任毛坨村村委会主任,罗廷山也不再担任村记账员,担心事情败露,张玉亭等人又凑了6.9万元记入村账,试图以补发油井协调报酬、看护人员工资等方式掩饰罪行。然而“纸终归包不住火”,“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追悔莫及,终吞无视党纪国法的恶果

  

   “张玉亭因违纪违法被双开了,当初他可是远近闻名的致富带头人啊,他咋出事了?”张玉亭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的信息一经公开,引起当地广大干部群众纷纷议论。张玉亭面对组织的处理和法律的审判,昔日光环已经荡然无存,他追悔不已。

   “我作为一名党员、村干部,在村务决策、管理过程中,没有严格执行民主决策程序和相关法律法规,特别是私分油井看护费,违反了党纪国法、损害了集体利益、群众利益,带坏了班子,辜负了各级党组织的培养。”“我在工作中不注重学习,法规意识差,不遵守党的纪律、不执行相关政策法规,贪心较重,致使干群矛盾紧张,在社会上造成了不良影响,我深刻认识到自己问题的严重性,组织对我查处的问题是实事求是的,更是挽救了我,我接受组织的处理。”这是张玉亭在检查材料中的深深忏悔。可是世上没有后悔药……

   张玉亭在担任村支部书记20年的时间里,曾经吃过苦、受过累,利用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为本村发展、群众致富获得过令自己骄傲、别人羡慕的成绩。但他没有守住初心、顶住诱惑,到头来只能偏离人生轨道,滑向违纪违法的歧途。广大党员干部要时刻牢记手中的权力是党和人民赋予的,只能用来为民谋利。否则,差之毫厘,谬以千里,终会将自己送上万劫不复的深渊。(利津县纪委监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