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速览 > 正文

纪委监委“回信了” | 留置当天,国土局长戴着"巫婆"开过光的护身符

  ·2018年,广西崇左市大新县国土资源局职工在论坛上写道:

  局长赵冠海把国土资源局变成了“国土私人局”。

  ·2018年,广西区委巡视组进驻大新县后,群众来电:

  县国土资源局局长赵冠海房产很多,五年内就换了3套房。

  ·2019年9月,广西区纪委监委发布消息:

  赵冠海大搞以权谋私,性质恶劣,情节特别严重,涉案金额特别巨大,属于典型的“小官巨贪”。给予赵冠海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收缴违纪违法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调查细节

  2018年,广西区委巡视组到大新县巡视,收集到了群众的一些举报,反映赵冠海有多套房产、违规经商、公款购买贵重礼品等等。巡视组将问题线索移交给崇左市纪委监委,一张“拍蝇”之网渐渐撒开。

  经过初步核实,纪检监察机关掌握了比较明确的线索:赵冠海涉嫌利用职务便利,收受具有行政管理关系的服务对象送给的干股并获得分红。

  2019年2月21日,核查组与赵冠海第一次正面交锋。核查组成员郑庆文去找赵冠海谈话,希望赵冠海能主动交代自己的问题。

  赵冠海信誓旦旦地说:“我像白纸一样清白。”

  “这个人反侦察能力比较强,没有证据摆在他面前,他不会承认的。”郑庆文说。这些年赵冠海作风张扬,干部群众非议不断,但他有强烈的“反侦察意识”,藏得比较深。

  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猎人,既然困兽犹斗,那就需要斗智斗勇。

  刚开始,从已经掌握的线索来看,赵冠海的主要问题应该是违规参与干股分红、土地平整工程受贿等方面的问题,办案人员希望从这些方面取得突破。

  调查过程比较艰难。主要是因为赵冠海作案手段隐蔽,受贿的房产和土地都不是以他的名义登记,有的以虚构人的名义,有的以他老婆、外甥、表妹的名义。与别人合伙开公司,赵冠海也是让自己老婆出面,借企业家的名义开办。

  办案人员花了很大心思,查询、调取了大量资料,从一些蛛丝马迹中发现,一些生意人和赵冠海有交往痕迹,再通过他们追查下去,发现他与两个人合伙成立了一家测绘公司,再利用大新县国土局副局长、局长职务便利,为自己的公司承揽测绘业务,2010年至2018年期间,该公司承揽了大新国土局80%的土地测绘业务共计2067万元,共分给赵冠海利润438万元。

  越往深挖,更是发现之前群众举报的多套房产、干股分红那些事儿,都是“小儿科”,赵冠海这个人还有更大的问题。

  他大肆利用手中权力,从“各个角度”赚钱牟利、损公肥私——

  商人对他不满,企业只要不给他送钱,土地证就批不下来,生意项目生生被拖黄;

  干部对他不满,他把亲戚作为聘用人员安排到国土局的重要岗位,架空原来的中层干部,干部满腹怨言,在论坛上说“国土资源局变成了‘国土私人局’”;

  群众对他不满,他不止一次伪造材料骗取、侵吞安置宅基地,从中获利数百万,严重侵害了群众利益……

  2019年年初,赵冠海被免去了国土资源局局长的职务。

  “我现在不当局长了,但过后不久还会回来当局长。”他对自己信任的一个巫婆讲。话没说完多久,3月13日,他被立案审查调查。

  “坐在那里就是不肯说。”郑庆文这样评价赵冠海对待组织的态度。直到审查调查的最后阶段,赵冠海都不肯配合。

  赵冠海之所以那么强硬,一是觉得自己“有人保护”,二是自信作案手段隐蔽,纪委监委最多能查出他的违纪问题,违法犯罪问题是查不出来的。

  对干部群众的抱怨和连年举报,赵冠海的态度是:不以为意,满不在乎。

  他有自己的“精神寄托”——南宁一带一个自称具有超强能力的女巫婆。赵冠海对她的能力深信不疑。开始的几年,他跟随她一起去越南烧香拜佛“做法事”,后来,因为职务及身份原因不便出国,就全权由巫婆代其去越南“做法事”。巫婆“做法事”开口要价,赵冠海也从没吝啬过,每次一出手就是几万、十几万。近十年时间,赵冠海在巫婆那里花费达100多万元。就在被留置的当天,赵冠海还随身佩戴着一个开过光的护身符,是从巫婆那里花8万元买来的。

  “并不是我用了100万,组织就不留置我了,这根本阻止不了组织对我的调查,一点用处都没有,起不到任何的效果。我感觉我被巫婆给骗了!”留置期间,赵冠海才回过味儿来。

  据查,赵冠海任职期间,违反政治纪律,参加迷信活动;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用公款购买名贵土特产送礼;违反廉洁纪律,收受礼金;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利用职务便利,虚开发票套取公款归个人占有;与他人合谋骗取、侵吞安置宅基地;收受服务对象的干股分红,利用职权为他人承揽业务,并从中谋取巨额不正当利益。其违纪违法犯罪所得共计937.37万元。2019年9月3日,赵冠海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收缴违纪违法所得,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审查起诉。2020年1月8日,赵冠海涉嫌贪污罪、受贿罪被公开开庭审理。  

  纪法小课

  “那个赵冠海更坏,你们为什么不查他?”2017年大新县工商局原局长被查处时,有人说了这样一句话。

  广西大新,西南边陲的美丽县城,历史悠久,风景秀丽,有“大美大新”的说法。可近几年的政治生态,却没有它的自然生态那么清朗美好。

  赵冠海的贪腐,“时间跨度之长、敛财手段之多、涉及金额之大让人惊叹”,跟他所处环境也有很大关系——周围的个别同僚、上级,也在干违纪违法的事情,赵冠海久在鲍鱼之肆,早已麻木。群众虽然对赵冠海不满,但抓不住这只狡猾蝇贪的要害,只能举报些边边角角的问题。而纪检监察机关本着有案必查、回应群众关切的原则,用了半年时间扎扎实实深挖细查,挖出这个深藏在民生领域的“小官大贪”。

  值得一提的是,大新县是全国最后一个揭牌监察委员会的县。监察体制改革带来的强大反腐效能,将让这个美丽边关县更加天朗气清。(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张琰 | 通讯员广西壮族自治区纪委监委杨意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