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败本身就是一场噩梦

       不少违纪违法领导干部在忏悔录中都提到,东窗事发前经常做噩梦,被查处后反而睡得踏实。尽管梦的产生机制仍有诸多谜团待解,但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是不争事实。做了亏心事,自然怕鬼敲门。一些领导干部行腐败之事后如惊弓之鸟惶惶不可终日,进而导致做噩梦现象,并不叫人奇怪。腐败行径败露之前,担心出事的焦虑如影随形,精神包袱日复一日加重,往往导致他们今天从某个噩梦中醒来,明天又可能做类似的噩梦。

  很多腐败分子都曾长期与噩梦对抗。有的抗压能力比较强,侥幸心理作祟,熬一天是一天,直至劣迹败露。有的在噩梦后尝试用各种方式自我调节减压,为压制内心不安给腐败行为寻找冠冕堂皇的理由,比如自以为是的危害不大、瑕不掩瑜、功过相抵等,皆属此类。但很显然,自我合理化绝对拯救不了做噩梦的人,好比一个不会游泳的人,老换游泳池并不能解决问题。“获罪于天,无所祷也。”腐败分子噩梦缠身,不仅要付出相当痛苦的精神成本,更逃不过真相大白后的现实成本。铁一般的党纪法规就在那里,精准标注着不当行为应当付出的代价,绝不会因自欺欺人而降格或消失。

  德不配位,必有灾殃。为官不正,祸患难免。腐败一旦发生,对于领导干部就注定是一场噩梦,一场灾难。要想不被噩梦惊扰,唯有恪守初心、洁身自好。除此,别无他法。